心每是我認識很久的一隻寄居蟹,牠很常焦躁。而牠每次焦躁時,我老是比牠更焦躁,真該死。

隨著心每漸漸長大,牠就要換一個新的殼,更大的殼、更沈重的殼、更美的殼。

心每總是把時間花在尋找下一個殼,牠說:「我不能鬆懈啊!萬一當我成長交接期時沒有找到殼怎麼辦?那我不就要露宿街頭了?」

「好吧!那我來幫你一起找好了!」我體貼地說。

「嘻嘻,你真好,真高興認識你,要是沒認識你我一個人找殼一定很孤單!」心每笑開懷了,我每次一見到牠笑,我也笑了。

我們總是在一陣嘻笑後,一起到海邊幫牠尋找牠的殼。

「I must fall in love!」是的,我大概是愛上一隻寄居蟹了,我想。

隨著心每漸漸長大,牠就要換一個新的殼,更炫麗的殼、更難扛的殼、更吸引人的殼。

那天,我們相約到海邊找殼。

「Hey!心每!我想我找到你要的殼了!」我興奮地對著心每說。

「我看看!」心每開心極了。

「哇!這殼好漂亮啊!可是對我來說好像有點大了。」心每皺起眉頭來了。

「不會啦,重點是你喜不喜歡啊?」我因為幫了牠一個大忙,顯得有點洋洋得意。

「喜歡是喜歡,不然...我先試著背背看好了。」心每猶豫了一下,仍是放下舊的殼,背起了新的殼。

「哇!心每,你看起來好美喔,這殼真適合你!」我看得賞心悅目,又是得意了一下。

「恩,我...我也覺得很漂亮,這真是適合我的殼,真是謝謝你,要是沒有你我怎麼可能找到這麼美的殼?」心每大概是太興奮了吧!說話有點結巴,開心地喘著氣。

「我最喜歡你感激我了,心每!」我太興奮了,那天。

隨著心每漸漸長大,牠就要換一個新的殼,更奪目的殼、更令人喘不過氣的殼、更有趣的殼。

我記得那是個風和日麗的一天,海風沿著岸邊吹來,椰子樹上結實纍纍的果實被風吹得沙沙作響。

心每哭著跑過來,我想牠一定是受了什麼委屈了。

「嗚...嗚...我...我跟你說...」心每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,真令人心疼。

「好好,你慢慢說喔。」我安慰了一下牠。

「我...我好羨慕螃蟹喔,他都不用背著重重的殼,也不用一直把時間花在找殼上,我好羨慕牠喔!」這...這真是個難題。

「心每,你先不要哭喔,你說那你想要怎麼辦呢?」老實說,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牠。

「我...我不想要背殼了,它老是讓我走得很慢,又要花很多時間去找新的殼,我恨死了這愚蠢的殼了!」心每眼淚爆發出來了。

「心每乖喔,我跟你說,你跟螃蟹本來就不一樣啊!你看,螃蟹其實也是有殼的,只是牠的殼長在身上,而你的殼是用背的啊。」我想我應該找到問題的癥結了。

「真...真的嗎?那...那...那螃蟹為什麼都不用花時間找新的殼?」好傢伙,丟問題給我了,讓我想想...

「是這樣的,心每,螃蟹的殼會隨著牠長大而跟著長大啊!但是你的殼不會隨著你長大而長大啊!所以你要花時間去找新的殼。」我很希望能安撫牠。

「那...那我不就要一直找殼、一直找殼、一直找殼?」心每顯然不是很滿意我的答案。

「對啊,心每不要羨慕別人嘛!你想想,你每長大一點,你就換一個新的殼,每次都是不一樣的殼呢!還越換越漂亮;螃蟹一生只有一個殼,多無聊啊!」帥!我既解決了問題,又找到台階下了。

「恩...恩...好像真的是這樣喔?我好像有開心一點了,謝謝你,要不是有你,我想我大概會一直羨慕螃蟹吧!」心每破涕為笑了。

「嘻嘻,沒有啦!心每開心我就開心啦!」我心想,心每大概是不安於當一隻寄居蟹吧!

隨著心每漸漸長大,牠就要換一個新的殼,更可愛的殼、更累贅的殼、更耀眼的殼。

這天,我永遠記得這天,這天海邊下著毛毛細雨,連海鷗都回巢休息了,夕陽映在海上,紅色的海像極了一灘血水。

心每氣呼呼地跑過來了,身上光溜溜的,

「心每,怎麼了?你這樣很危險你知道嗎?」我大聲斥責牠。

「哼!我恨死了你幫我找的殼了!它老是太大,壓得我喘不過氣,雖然很美,但是我很討厭!很討厭!」心每憤怒地說。

「心每,你怎麼可以這樣說?你每一個殼都是我辛苦幫你找的ㄟ!」我也生氣了。

「你不瞭解我要的是怎樣的殼!我不喜歡你找的殼!我要去找我喜歡的殼!」

心每轉過身,朝著海邊的夕陽走去,紅色的夕陽照著赤裸裸的心每,我不禁掉下了淚。

我想,他大概不會回頭了吧?!

隨著心每漸漸長大,牠就要換一個新的殼,牠想要的殼。

過了一段時間,我無聊地打開電視,轉啊轉的,想為無聊的生活打發時間。

我轉到了新聞台。

「最近民眾在海邊發現,有寄居蟹背著保特瓶的瓶蓋,出現在海邊,民眾爭相目睹,表示從沒看過背著瓶蓋的寄居蟹。專家表示,這是因為月全蝕的關係,影響了潮汐,加上地球的溫室效應,以致海水不斷升溫,引發了蝴蝶效應,根據克姆勒定律,吸血鬼會在此時出現,人類的命盤受到影響,才會引發這次寄居蟹背著保特瓶瓶蓋的現象。」

靠夭咧,這專家在講什麼鬼?要是我在現場,我一定打爆他的嘴!

「咦~這...這不是心每嗎?」我仔細瞧了一下。

是的,心每上了電視了。

我想,牠應該找到了牠的殼了吧,一個既輕、顏色又炫麗、又不用換的殼(因為也沒其他尺寸)。

我該是祝福牠呢?還是該擔心牠?

我吶吶地在心裡嘀咕著:「我也不知道...我也不知道...我也不知道...」

隨著心每漸漸長大,牠就要換一個新的殼,牠想要的殼。

是的,我又焦躁起來了,大概是躁鬱症發作吧?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ostcard7 的頭像
postcard7

讓你焦躁的成人寓言

postcard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walker0519
  • 真是寫到心坎裡了!其實每個人都是寄居蟹吧,敢背瓶蓋的人不多
    可以借我轉寄嗎?
  • 看官請自便,
    附上出處即可。

    postcard7 於 2009/04/10 20:12 回覆

  • EGGWON
  • 我看到這文就想起那天吃飯聊的事,別找寄居蟹了~
    找個大象之類的動物吧!
  • 咦~聊什麼事?我忘了ㄟ,最近躁鬱症上身,記性極差。
    大象??這也是成人寓言嗎?
    太成人了,我承受不起~
    噗~

    postcard7 於 2009/04/11 01:23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