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6(450).jpg  

『彼岸花,開壹千年,落壹千年,花葉永不相見。情不為因果,緣注定生死。』—《佛經》

如果花開只為了最後的花落,那曾經燦爛的花期,宣告的從不是不朽的神話,而是開到荼蘼後的惆悵與蕭條;

如果得到只為了最後的失去,那曾經擁有的美好,宣告的從不是永恆的承諾,而是吻別分手後的陌然與悲傷。

你,選擇了什麼?承受了什麼?

 

我看見的,眼前迷離天光中溫柔多彩的水氣;妳看見的,眼前五里迷霧中撲朔迷離的險惡。我們注定無法相逢。

傳說中,在古代城池的邊緣,開了很多彼岸花。

彼岸花又稱「曼珠沙華」,出自梵語「摩訶曼珠沙華」,原意為天上之花。

守護彼岸花的是兩個妖精,一個是花妖叫「曼珠」,另一個是葉妖叫「沙華」,

他們守候了幾千年的彼岸花,可是他們從來沒見過面,即是他們都知道彼此的存在。

當彼岸花開的時候,葉子便落了;當葉子長起時,花卻枯萎了;

花葉兩不相見,生生相錯。

曼珠和沙華永不相見。

 

我追逐的,是永不相見的妳的倩影;妳期待的,是不著邊際的我的笑靨。

也許是距離作祟,也許是好奇使然,

曼珠和沙華兩人都想一窺彼此。

有一年,花期和葉期交接時,

曼珠多留了一會兒,沙華不約而同地提早到來,

兩人第一次見面,只有短暫的一分鐘,

這一分鐘,如永恆般長久,曼珠和沙華兩眼凝視著對方,

愛像潮水般湧來,翻過彼此,一波高於一波。

兩人一見鍾情。

短暫的時間到了,曼珠握著沙華的手,手指慢慢地自兩人的掌心、滑過指節、直到兩人的指尖相碰觸,

曼珠說:「我們相約明年的葉期再見面好嗎?我會一直等妳的。」

「好,我也會在你的花期結束時,與你再相逢。」沙華不捨地說。

再美好的一刻仍舊要結束,曼珠與沙華開始期待明年。

 

愛是自私,愛是佔有,人錯,愛無錯。

一年後,曼珠苦熬的花期終於結束,葉期即將來臨。

沙華出現了,曼珠迎上一個既熟悉又顯得格外陌生的擁抱,體熱在兩人之間流竄,生命空隙彷彿瞬間被填滿。

「我不會再離開妳了,縱使一死,我仍甘願!」曼珠對沙華說。

「你不能這樣,被天神發現的話怎麼辦?」沙華心疼地說。

「但我無法再錯過妳一次了,我要的是彼此佔有。」曼珠下定決心地說。

沙華撲上前,給曼珠一個擁抱。「謝謝,我會好好珍惜你的,即使短暫如花火。」

曼珠留下了,與沙華共渡這一年的葉期。

這一年,彼岸花開得特別美,曼珠沙華紅豔豔如血般的花被綠葉襯托著,妖冶美麗,冷峻攝人。

 

短暫的激情伴隨著是滾燙的淚,花非花,葉非葉。

如此美的美好依然注定要結束,天神發現了。

按照天條,天神必定會怪罪下來,曼珠沙華早已知道。

一聲雷,劈下。曼珠和沙華被打入輪迴,墜入人間。

他們被詛咒永遠不能在一起,並生生世世在人間受輪迴磨難。

彼岸花從此不再出現在城池旁,而是種在黃泉路的「忘川」旁。

曼珠和沙華每次輪迴時,一聞到彼岸花的味道就會想起前世的自己,

然後發誓永不分開,然而一渡過「忘川」時,記憶和誓言就被遺忘在彼岸,

滋潤著彼岸花,花不見葉,葉不見花。

昔人去矣,徒留彼岸花。

再次輪迴,再次發誓,再次遺忘,再次分離。

 

開到荼蘼花事了;而無愛無恨的土壤,才會再度萌芽開花。

愛情不一定會有結果,如果曾經的美好迎接著的是分離的傷痛,你有勇氣再次重演這一切的美好嗎?

傷人的是那初識時的心動,不再繫著兩人;

停電的那一夜,我們感謝上天給我們機會,我們承諾會珍惜彼此,我們說好不會忘掉初衷。

我們對對方說:「是你讓我的生命完整的。」

分離後,妳滿滿的祝福我仍無法承受,縱使我試著去折疊它們了,依舊塞不進我的心的細小縫隙。

看對岸,彼岸花仍不開,記憶仍舊在,愛與恨對等的重,渡不了忘川。

分手第五十一天,我仍在撿拾遺失的碎片,補綴我的心。

 

期待有一天無愛無恨的土壤,再度開出彼岸花,我站在對岸,不再留戀花香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ostcard7 的頭像
postcard7

讓你焦躁的成人寓言

postcard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weilily
  • 故事很感人
    我看到眼眶都紅了
    請問一下這圖是用什麼軟體畫的
    謝謝
  • 謝謝!
    這是用painter畫的。

    postcard7 於 2009/05/11 12:24 回覆

  • debbie
  • 我想每個人都必須經歷一些事情,讓我們在讀這首詩的時候會紅了眼眶.
    我們都將走過, 成長, 然後才能繼續大步向前...

    一棵開花的樹 / 席慕容

    如何讓你遇見我
    在這最美麗的時刻 為這
    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
    求祂讓我們結一段塵緣

    佛於是把我化作一棵樹
    長在你必經的路旁
    陽光下慎重地開滿了花
   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

    當你走近 請你細聽
    那顫抖的葉是我等待的熱情
    而當你終於無視地走過
    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
   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
    是我凋零的心
  • 看到妳的回應,我居然如陷入時光泥沼中無法自拔!
    我想起她那曾經熟悉的臉龐、溫度、味道、觸感和溫柔的口氣,
    蜷曲在我懷裡拿著席慕容的「七里香」讀著「一棵開花的樹」給我聽......
    她說「凋零的心」是他悲劇性格的縮影,
    她愛的是殘缺的感覺,
    因為這樣她才能實實在在地感受到自己存在。

    這曾經我無法回想的一幕又襲來,
    讓我有點招架不住,
    沒錯,如果時間真能讓我忘掉一切,
    那生活就真的容易多了。

    只是,無情的仍是「時間」,
    發酵過後的情感更顯濃烈傷人。

    postcard7 於 2009/05/29 10:04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