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8(450).jpg 

『「夢想」是一座迷宮,由不斷的選擇和死路所構成。那枝叫「成功」的旗子在終點處隨風搖擺著她阿娜的身軀,邊說:「快來佔領我吧!」,多少人為此賣命,多少人為此心碎。你懷疑過這枝邪惡旗子的意義嗎?嘿嘿......』

Jonnie Walker叫我們要力挺我們的夢想,好萊塢的電影叫我們堅持我們的夢想,漩渦鳴人說只要努力就會成為火影,魯夫說不斷的前進就能成為海賊王。

從小我們被教導「有夢最美」、「人如果沒有夢想,跟鹹魚有什麼分別?」。

電視上不斷地播放成功人士的成功案例,他們說:「不要管人怎麼說,堅持做下去就對了!」

或者說:「我也沒有特別的規劃,我只是做我想做的事,不斷努力就成功了。」

聽得你心癢癢的,繼續咬牙加班苦幹下去,相信總有一天有人賞識,拉拔你升職,再給你加薪,然後有一天要自己創業,日進斗金,坐享功成名就的虛榮......

 

好了好了,面子給到這了。

也許你從沒懷疑過,

電視上的一位成功人士,背後總有數以萬計死在沙場上的人還在夢想浪濤裡載浮載沉,想著哪一天輪到他上電視;

鳴人之所以都不會輸是因為他是主角,當上火影只是遲早的事;

而說「我沒有特別規劃」的那個人卻連自己成功的原因也不知道,只是他做的事剛好被世人買單。

 

「屬於我們的夢想,我們勇敢去追求。」

阿傑和洋子是從小就認識的好朋友,兩人對於繪畫都有無比的熱誠;

他們高中時就讀同一所學校的美術班,對未來充滿共同的夢想與期待。

「我們一定要一起考上T大的美術系!」阿傑對洋子說。

「嗯!我們要一起努力哦!」洋子對未來充滿鬥志。

他們每天一起練習繪畫技巧準備術科考試,一起唸書準備學科測驗。

放榜那一天,所有努力都沒有白費,阿傑和洋子果然都考上T大美術系了。

 

「夢想是個癮,發作起來讓你無法自拔。」

這對對藝術滿腔熱血的好朋友又當了同學了,

他們每天較量自己新想的創作概念、每天辯論當代藝術的派別究竟誰對誰錯、每天批判社會現象並為此爭得面紅耳赤。

多熱血啊!瓊瑤筆下的文藝青年也不及他們!

阿傑對自己的創作技法很有自信,他總是有一套自己的方法來創作出很有個人特色的作品,因此很受教授們賞識。

洋子則老是抓不到問題的核心,創作出來的東西看起來總像是東拼西湊的未完成品,對自己沒有自信。

畢業前夕,阿傑和洋子討論自己的夢想。

「我想要精進自己的創作能量,系上給了我一筆獎學金,我想去法國M大學繼續深造。」阿傑說。

「我也不知道我能做些什麼,不過我也許會先去瞭解整個藝術市場的運作,但我不會放棄藝術的夢想的。」洋子依舊對自己的能力沒有信心。

「那我們相約以後一起以最完美的姿態進入藝術史吧!」阿傑滿腔熱血。

「好!可是我沒什麼把握...」

 

『這世界由「需求」和「供給」所運作,有「需求」才會有「供給」。東西再好,沒有市場一樣會滯銷。』

阿傑出國深造了,

洋子當了個學院派最鄙視的畫廊經紀人,每個藝術家都排斥自己的作品被銅臭味量化,而洋子做的就正好是這個工作。

幾年過去,阿傑回國並帶著人人稱羨的學位,

洋子則在藝術品交易圈有了一席之地。

阿傑一回國就辦了個展,但無奈受景氣衰退影響,並未引起注目,

洋子對阿傑說:「我介紹幾個我的客戶讓你認識好不好?他們也許會喜歡你的作品。」

「不需要,我的作品自然會吸引適合的買家的,謝謝你的好意。」阿傑顯然拉不下臉來。

這對朋友彼此心裡也產生縫隙了。

一回國就自信受創的阿傑,不願意屈服於藝術市場的銅臭,

卻接受了母校T大的高薪聘請,回到美術系當老師。

洋子則意識到:「行銷才是能對抗景氣和環境的能力,希望有一天能幫助阿傑。」

洋子轉換跑道到了一家設計顧問公司當行銷企劃。

 

「夢想是包裹了糖衣的毒,一開始容易沈醉其中的甜。但捨不得放棄甘甜,迎接而來的便是又苦又致命的毒。」

又過了幾年,

洋子成了設計界的品牌明星,公司一旦發表新的作品,洋子就負責公開發表。

阿傑則仍在T大當老師,幾年間出版了幾本作品,但因為名氣不響,仍舊未受到注目,出版社於是把他當作拒絕往來戶。

「我們公司正好需要一個懂藝術的創意總監,你要來試看看嗎?我可以幫你。」洋子對阿傑說。

「沒關係,我想上班族的工作應該不適合我,謝謝!」阿傑拒絕了,他仍想著如何創作出石破天驚的作品來震撼藝術界。

「好吧!如果你有需要可以再找我。」

 

「要改變遊戲規則,你得先跟著玩。」

這一年,整個亞洲被「設計風」席捲,

國際設計師一個個被邀請來國內演講,每個平民老百姓一副好像跟設計牽扯上關係就進入上流社會的樣子。

洋子受公司之邀,以自己的名字掛上藝術家的頭銜,發表了一系列的「藝術家家具」,

想當然爾,洋子一炮而紅,報紙標題以「新銳女性藝術家跨入設計界」來形容她,

洋子的名氣傳播到全世界,國外媒體用「兩棲藝術家」稱呼她。

阿傑仍在T大教書,

「哼!不過是用一些行銷手法把自己炒作起來的,這些東西我大學時作的都比她好。」阿傑看著報紙心想著。

「我的能力比她強多了,有一天我要創作出最驚人的作品,挫挫她的銳氣。」阿傑想著想著。

故事總是會有令人驚訝的發展,

沒錯,幾年後,

洋子真的被納入藝術史了,

而阿傑依然在T大教書,每天和出版社吵得不可開交。

把自己放對位置遠比任性追求夢想重要多了,

位置對了,鹹魚也會實現自己的夢想。

 

『「夢想」是一座迷宮,由不斷的選擇和死路所構成。想知道該怎麼走,就先放掉自己的成見,找出適當的方法,改變遊戲規則吧!』

阿傑能力很強,但遇到抉擇時總是以自己的成見來做決定,

他追逐夢想的方法與其說是「勇敢追求」,不如說是「只想任性地做自己想做的事」。

洋子遇到抉擇時,總是以「我要先搞清楚規則,並先下去玩一次」的心態來做決定,

因此看似繞了一大圈,最後仍回到最初的夢想。

有時候,我們需要的不過就是適當的工具罷了,

就像洋子需要的是「懂得藝術交易市場的運作方式」、「行銷能力」、「個人品牌」,

她成功了。

 

想走出這座迷宮嗎?

準備好「適當的工具」,「樓梯」和「望遠鏡」,

08-3(300).jpg 

把樓梯架在牆上,

拿起望遠鏡,好好觀察一下怎麼走,

甚至,你也許可以就待在牆上不要下來,沿著牆來走!

誰說一定要按照遊戲規則?

 

 

 

 

08-2(450).jpg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ostcard7 的頭像
postcard7

讓你焦躁的成人寓言

postcard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