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許是日子過得太安逸了吧,最近,「忙碌」對我而言居然變成一種奢侈。

然而卻是呈現一種「該作的事不作,不該作的事拼命找來作」的光怪陸離狀態,

只想要拼命找一堆事來讓自己奔波來奔波去的,很怕哪天「忙碌」會離我而去。

我自己的推測大概是因為:擔心該作的事萬一一下就做完那該怎麼辦?不如多作些讓自己高興的事來填充一下空閒時間好了。

但可怕的是,該作的事最後一件一件堆積如山(卻還在這寫網誌?真該死!),

很怕空閒卻明明可以作該作的事,而放著不作,導致奇怪的焦慮產生,

現世報,沒錯。

 

但我卻有一種「嘿嘿,達到目的了」的感覺。

自虐了我。

 

先談「忙碌」,

最近沈迷在「揪人」這件事上。

所謂的揪人,就是把一些幾百年沒見或其實只有幾面之緣的人揪出來吃飯聊天,

我迷上了那種聽聽說說的感覺,很像是你居然能和電視上的人對話的那種不真實感。

畢竟都是很久沒聯絡的人,一見面都覺得長相變了一點、談吐也變了一點,卻還是靠著以前的種種萍水相逢來維繫這場飯局的那一種不真實感。

 

聽聽他們聊工作、聊感情、聊這幾年在幹嘛、聊共同認識的人的八卦,

有人喜歡拼命講他工作多辛苦,抱怨這抱怨那;

有人炫耀他工作多有趣、撈了多少好處;

有人炫耀他買了多高檔的腳踏車,騎了多遠多遠;

有人聊到感情也出了一樣的問題,然後我們一起咒罵那些人渣;

有人聊到他結婚,以一種抱怨式的炫耀技來講;

最有趣的是聊到令人瞠目咋舌的八卦,雖然根本也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;

我很享受其中,倒也不是因為我真的很愛聽,

不如說是我找到有人和我說話這樣的快感。

所以拼命把「飯局」這件事排進我的schedule,

一回去就晾著飽飽的肚子,躺著就睡了,醒來是半夜,吃個宵夜洗個澡再去睡回籠覺。

忙碌於這樣的不甚真實的快樂感,

我卻在擔心「如果這些不甚真實的人被揪完了怎麼辦?」的窘境。

好吧,那我就乖乖作我該作的事好了。

 

接著是「跨界」這件事,

幾次下來的飯局,我發現了一件另很多現代人焦慮的一件事,

就是有一種人類的出現,嚴重地讓他們懷疑自己的存在感,

這種人類叫「跨界人」。

一位設計師朋友跟我說,他們公司前陣子來了一位台大植物系的新人,

不是科班出身,卻只拿著作品集來應徵,就讓長官賞識不已。

也有一位科技業的朋友,公司來了只經過課程訓練卻升職升得比直昇機還快的文科出身的人。

他們工作的學習力和表現都令人咋舌,

沒有包袱,所以能提出震驚四座的idea,

沒有成見,所以總是衝第一個,

沒有後顧之憂,所以學習吸收力像海綿一樣強,

沒有學院派的口氣,所以和每個人都可以聊。

 

而這種人越來越多,技術能力不見得比科班出身的人強,

卻有著如雷達般的敏銳度,可以觀察周遭人的一言一行,

能夠模仿他們的行為舉止,卻同時保有圈外人的赤子之心。

有的人只靠自學,懂得卻比科班人還多,

他們靠著與科班人十年前一樣的熱情來面對現在的工作,

沒有老成之氣,只有初生之犢不畏虎的衝勁。

 

是天才嗎?其實我也不知道,

但我可以確定的是他們從不被自己所知道的事束縛住,而總是懷疑既成之事的正確性。

不急著過安逸的生活,只想吸收感興趣的一切,同時與科班樣版保持距離。

讓我想起安藤忠雄這位沒建築學歷的建築大師,

不禁懷疑如果他當初是科班出身的話,現在是何光景?

也讓我想起曾經有人跟我說過:「你只要模仿專家的語言模式,而不要去模仿他們的思考模式。」

沒錯,懂得跟這些人用一樣的語言溝通就好了,如果連思考模式都相同的話,豈不是讓世界上又多了個一模一樣的專家?

 

嗯,值得好好地焦慮一下了。

 

~工商時間:最近在醞釀一篇新的故事:「男孩與鯨魚」,改編自一位跑船好友的故事。鄉親們敬請期待,精彩絕倫,錯過可惜!~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ostcard7 的頭像
postcard7

讓你焦躁的成人寓言

postcard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